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客家老谱在客家文化产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复制链接]

石壁客家 石壁客家 发表于 2018-2-22 09:50:50
856 0
客家老谱在客家文化产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陈良学
客家宗族谱牒是客家文化中的一枝奇葩,是姓氏血缘亲族的徽记,是联结海内外客家后裔的纽带。古云:“凡人必有姓氏,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犹如木有根,水有源。”同族之根、同姓之源、同宗之谊,血浓于水,亲情与血缘是人类赖以生存基础,而族谱则是记载这一基础的信息密码。作为一种民间的、鲜活的地方历史文献,族谱早已受到学界的高度重视,并得到较广泛的认可。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客家学和寻根问祖热潮的推动,客家族谱更是成为人们收藏、利用和研究的重要文献。对客家族谱的研究和追溯,必将会进一步推进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尤其是加深海峡两岸客家同胞同根同祖的认同感,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有鉴于此,对于当今幸存于世的客家祖地各姓氏族谱中的优秀版本(本文简称“老谱”),有选择性地进行重新刊行或提供复印,就显得十分重要。这不仅能给海内外寻根问祖者提供弥足珍贵的凭据,而且对于开发客家文化产业也必将带来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timg (1).jpg
一、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看探究客家老谱的必要性
改革开放以来,沉寂了近半个世纪的寻根问祖及宗族修谱活动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恢复和发展,并且从农村向中小城市蔓延,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社会现实。这一现象引起了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以及民俗学等方面的众多专家、学者的关注,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研究和探索,并取得了颇为丰硕的成果。
宁化石壁地处闽粤赣三省通衢,是客家民系形成的重要地域。很多专家学者业已论证,自晋永嘉(307)开始,大批中原汉人为躲避战乱,离开中原祖地,一路向南流亡,他们翻越武夷山脉,来到宁化石壁繁衍生息。尔后,他们因各种原因,前赴后继从石壁向闽粤赣湘、川陕鄂渝乃至世界各地播迁。据考查,客家人先后经历代五次大迁徙,除国内十几个省市的都有客家人后裔之外,当今遍及世界五大洲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家人近六千万,其始祖或祖先大多是从宁化石壁迁出的。
据各地客家人的族谱、家谱记载,客家常见姓中有一百多个姓氏的祖先或祖先的某支原是从宁化石壁迁出的。很多客家族谱都有其祖先曾定居于石壁开基创业、而后播衍四方的记载。石壁也因此被视为客家的发祥地,有“客家摇篮”“客家祖地”和“客家中转站”等美誉。1992年,石壁建成“客家公祠”,作为全世界客家人祭祀祖先的场所。客家公祠正殿“玉屏堂”的神坛上供奉了160个客家姓氏的始迁祖牌位,聚客家百姓先祖英灵于一堂,同受百姓香火,共享万户蒸尝,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客家人的总家庙,客家子孙寻根谒祖的朝圣中心。
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大陆各宗族历代编修流传的各类族谱、宗谱、家谱、家乘、支谱等文化遗产被当作“封建糟粕”毁于一旦,由此导致人们对血缘根脉、先祖宗亲的普遍漠视,对传统文化中“孝悌忠信、仁爱礼智”美德的普遍丢弃,对“家训族规”更是不屑一提。
逐步富裕起来的农民在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几千年来植根于头脑中的“孝悌”观念应时萌动,寻根问祖的愿望日益强烈。“我是谁的后裔?我从哪里来?我的根在哪里?”人们出于对社会秩序、自身安全、家庭利益的考虑日益强烈,产生了厘清辈分关系、重建人伦秩序和社会秩序、遵从家规家训、实现长幼有序的愿望。探寻自身归属的愿望不可避免地导致宗族修谱活动的恢复。从文化传承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道德的唤醒,人性的重塑,文化的复兴;从人类繁衍角度来看,是维系家族血缘纯正、推进人口优生优育的必要,我们应该为之拍手叫好。最近,中纪委从抓吏治的源头出发,陆续推出了一批优秀的古家规家训,大力宣传和弘扬,说明优秀的传统文化对于规范人的行为的重要性。
但是,大多数家族因为族谱在历次运动中被焚毁,而对家族根脉略知一二的老一辈族人也逐渐作古,如今要想厘清家族的根脉所在、血缘所系,如同大海捞针般困难重重。仅以笔者的亲身感受而言,作为祖籍闽粤客家移民后裔,为了寻根问祖,研究家族迁徙的原因和路线,从1985年开始,遍访川陕渝、闽粤赣的有关地区,历尽千辛万苦,查阅史籍文献,走访有关族系,历时二十五载,查阅了十多部《陈氏族谱》,最终于2010年在韶关乐昌县查到了同根同源、同宗同派的陈氏老谱,终于厘清了我族之渊源。原来,我的先祖竟然也是汀州府宁化县石壁陈德村的移民。宋嘉佑八年(1063),入闽始祖陈魁公携家眷九十七口口由江州德安迁居福建汀州宁化县石壁乡陈德村开基,是为义门陈氏入闽始祖。陈魁公后裔“五山六梅派”在宁化石壁居住180余年,繁衍七代人,成为支系庞杂之望族。至南宋理宗淳祐年间(1241-1252),各支先后徙出宁化石壁,播迁闽粤各地。我族支祖,始迁上杭县溪南里古镇坪,后移居上杭县太拔双坑塘岸石滩住;明永乐至成化初(1403-1465),“万”字派兄弟先后率其子孙迁居广东韶州府之乳源、英德、乐昌、翁源等县以及揭西(今平远)等地;至清乾隆初,有数支族人迁入广西罗定、南宁以及四川仪陇、万源、陕西西乡、石泉、汉阴等地,其后裔遍布闽粤赣、川陕渝各省及东南亚各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一朝获知泪双流。
这不得不让人掩卷沉思:笔者从2001年便应邀到宁化出席学术研讨会多次,却没有在这里直接获得第一手资料,而是辗转闽粤赣多地,费尽周折才间接获得石壁祖地的信息。说到底这就是信息的不对等造成的,沉睡在馆藏中的那些几百年前的谱牒与它的子孙擦肩而过,实在令人遗憾。如果我们能将老族谱的刊行作为一种文化产业来做,各地前来宁化寻根问祖的客家后裔能够在祖籍地买到梦寐以求的老谱,这对于寻根问祖的客家后裔,将是何等幸运。
其实,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旧的家族统治中糟粕的泛起。随着社会民主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历史上家族内部那种严格的秩序规程基本上不复存在,陈腐的封建统治观念普遍被人们所遗弃,族长之类宗族首领的权威受到族内其他成员特别是青年人的挑战。在功能方面,当代宗族的功能范围变小,力度降低,尤其是政治功能受到严格限制,经济功能大多具有暂时性。“任何一种文化规范体系要获得持续生存和发展的机会,需要具有不断自我调整、以适应外在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能力。文化变迁的方式大抵有两种,即创新和传播,而两者中最主要的是创新。一种文化是否能在新的环境中生存,就要看这种文化是否具有创新的可能,是否已经在创新。”我们今天探究老族谱,与封建宗族活动完全是两码事,它是以小家族繁衍迁徙的轨迹来考察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这是一种文化的创新。
有学者提出以族谱、方志和金石碑刻资料为内涵的的地方文献和新谱学新概念,足可看出族谱的非凡资料价值和研究意义。所谓新谱学,“是以社会学、经济学、统计学、生物学、地理学、文化历史学为基础,以归纳法或演绎法而作谱学之研究,研究对象由个人为主体的‘家族’推广至由‘以家族为主体’而探究其对社会及国家之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

最用心打造的客家文化分享平台

免责声明:本网站纯属个人兴趣公益网站,部分来源网络的内容和图片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将及时删除,并深表歉意。

联系方式
  • 客服电话:15392326319
  • 工作时间:9:00-18:00 (工作日)
  • 联系邮箱:17746406@qq.com

微信

Powered by 微客家网 X3.4© 2018-2025 客家社团网

三明市微客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6021347号-1